东非发现中国血缘骨骸 真是郑和的小伙伴?

由中国、美国和肯尼亚专家组成的联合考古队宣布在曼达岛发现了具有中国血缘的3具人骨...

由中国、美国和肯尼亚专家组成的联合考古队宣布在曼达岛发现了具有中国血缘的3具人骨遗骸,其中一人可能生活在郑和下西洋的时代。 新华社

明代航海家郑和七下西洋,最远到哪里?由于郑和的航海档案资料,在明代中期因政争付之一炬,使得相关基本问题变得扑朔迷离。目前学界对郑和最远行至何处尚有争论,不过,诸多史料记载郑和到过东非,而最近在肯亚发现具中国血缘的古代人骨遗骸,为郑和到过东非提供新证据。

阿拉伯、东非? 最远到哪吵不停

目前残留下来关于郑和船队航海的一手文献,主要有马欢的「瀛涯胜览」、巩珍的「西洋番国志」、费信的「星槎胜览」、「明实录」的相关纪录,另外还有十几通石碑(刘家港和长乐的两通最重要)。这些史料记载的地点既有重合又有不同。如「瀛涯胜览」记载的最远地点是天方国(即今阿拉伯地区),而「星槎胜览」所记最远地点则可到木骨都束(今索马利亚摩加迪沙)一带。

明晚期的文献「郑和航海图」中,标注有麻林地、慢八撒等地点,不少学者认为这些地点可达东非赤道以南的肯亚马林迪、蒙巴萨。虽有人大胆提出郑和1421年曾环绕世界的论断,但也有不少学者坚持郑和船队最远可能只到达了阿拉伯地区。在讨论中,东非乃至东南非地区成为探讨中的关键地区。

肯尼亚国家博物馆馆长穆扎楞多·基本嘉表示,在肯尼亚东海岸发现的中国瓷器、人骨遗骸...

肯尼亚国家博物馆馆长穆扎楞多·基本嘉表示,在肯尼亚东海岸发现的中国瓷器、人骨遗骸以及文献资料表明,中国与非洲早在600多年前就建立了联繫。 新华社

新华社一则发自肯亚的报导称,近日在肯亚举行的首届「古今中国与东非联繫国际论坛」上,中国、美国和肯亚专家组成的联合考古队宣布,在曼达岛发现具有中国血缘的三具人骨遗骸,其中一人可能生活在郑和下西洋的时代。

DNA鑒定 都具有中国血缘

美国考古学者查普‧库辛巴在说,这是考古学者首次在东非地区发现具有中国血缘的古代人骨遗骸。参与发掘的中山大学社会学与人类学学院副教授朱铁权表示,在曼达岛发现的这些人骨遗骸,具有东亚人独有的铲形门齿,同时经DNA技术鑒定,均具有中国血缘。

大陆考古队在肯亚找寻郑和到东非的相关证据。 (新华网)

大陆考古队在肯亚找寻郑和到东非的相关证据。 (新华网)

碳14检测 1人生活在郑和下西洋时代

朱铁权说,利用碳14测年技术所得结果显示,在三具人骨遗骸中,其中一人生活的时间与郑和下西洋的时代基本吻合,另外两人生活的时代则相对稍晚。朱铁权说,这次考古发现为探讨郑和船队是否到过曼达岛,以及是否有船员留在该岛提供新证据。

大陆考古学家在肯亚找到具中国人血缘的古代人骨骸。 (新华网)

大陆考古学家在肯亚找到具中国人血缘的古代人骨骸。 (新华网)

澎湃新闻披露,东非地区成为郑和下西洋的考古关注焦点,缘起于1994年美国作家李露晔(Louise Levathes)在长达六年调查访谈后,出版郑和传记-「当中国称霸海上」(When China Ruled the Seas )。书中提到,她在肯亚调查时,一位黑人告诉她,自己是中国人的子孙,是数百年前在肯亚沉没的一条中国商船倖存者后裔。

1999年,纽约时报记者纪思道(Nicholas D. Kristof)受到李露晔作品的启发,探访肯亚,也听闻同样故事。在拉穆群岛附近遭遇海难的中国船员游到岸上,被当地人接纳。他们便定居于此与当地人通婚,留下后人。纪思道由此提出一个大胆推论:这些中国船员很有可能是郑和的部下。此后,帕泰岛上的居民便被冠以「郑和部下后裔」,名声大噪。

2002年起,人民日报驻南非记者李新烽多次造访肯亚拉穆群岛,并出版专着「非洲踏寻郑和路」。在调查中,发现帕泰岛上西尤村(Siyu)的自称是中国人后裔的沙里夫家庭。此后,肯亚的「中国人后裔」受到大陆各界关注。

2005年纪念郑和航海600周年,将此事推向高潮,当时大陆国务委员陈至立指示并要求相关学者介入研究。2005-2006年,大陆考古专家张葳、秦大树、阎亚林、王光尧等人先后赴肯亚调研,发现众多与中国相关的遗迹遗物。

肯亚马林迪市 发现明代官窑瓷器

2010-2013年,北京大学教授秦大树主持肯亚马林迪地区考古调研,考古队以肯亚马林迪地区为核心进行发掘,探究明代文献屡屡提及的「麻林」、「麻林地」。今天的马林迪市内的老城遗址和附近的曼布鲁伊遗址,正好处于萨巴基(Sabaki River)河口的等距两端。两地地表至今均存有镶嵌有中国明代瓷片的高大柱墓。

在肯亚发现的明朝永乐官窑青花磁片。 (取自澎湃新闻)

在肯亚发现的明朝永乐官窑青花磁片。 (取自澎湃新闻)

考古队将工作重点定为曼布鲁伊遗址和马林迪老城遗址,在前者12处地点、后者五处地点发掘。两地发掘出土中国宋代至民国瓷片达1000片以上,这为古代中国与非洲的早期联繫提供重要证据。同时还发现「永乐通宝」铜钱和永乐官窑青花磁片。

作为一种货币,「永乐通宝」有可能是被郑和带至东非,也可能是被民间商人带来。相较而言,永乐官窑青花瓷则应是郑和船队抵达东非海岸更为有力的证据。

值得注意的是,明初官窑瓷器在肯亚沿海地区的发现并非孤例。在瓷器调研中,秦大树等人在距离马林迪不远的格迪古城遗址、塔纳河古河口的乌瓜纳遗址,均发现有明初龙泉官窑瓷器。众多官窑瓷器、瓷片的发现,也为郑和船队抵达东非提供证据。

潮新社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均为原创丨需要本站源码请到官网w ww.chaoxinshe.com下载,转载请注明 本文固定链接
喜欢 ()or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