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道警察没有危险津贴 40年损失20名同仁

国道警察陈启瑞日前执行戒护爆胎车辆戒护勤务时,不幸遭后方板车追撞死亡,日前警政署长陈国恩到灵堂参加告别式时,提及陈启瑞「因公死亡」,国道警小队长声援表示,「自从有国道高速公路后,40年来,国道警察已有20人执勤中死亡,死亡比率,为各警察机关最高。」小队长说,国道警察局送出去是「因公殉职」,警政署说是「因公死亡」,他们只是想为牺牲员警讨公道。

目前有领取危险加给的单位有刑事人员(防爆小组)、消防人员与海巡人员,小队长说,防爆小组只有81年4月28日杨季章一件,而国道警察也是会遇到南北行驶逃窜不定时的匪徒,并且没有情资,直接面对歹徒,与刑警一样危险,加上高速公路行车如未爆弹,如105年7月19日造成26人死亡的火烧车、106年2月13日蝶恋花游览车事件33人死亡,试问国道上还有多少的未爆弹,何时它会再发生?

另外,消防人员接获火灾或火烧车案件前往灭火,他想问,国道警察今年1至7月共处理火烧车案件共105件,第一到达现场的国道员警,必须用灭火器初步灭火,(危险物品事件另计)是不是也如同消防人员一样的危险?

海巡署有7级风小艇不出港、9级风大艇不出港的规定,而国道警察则在面临10级风力,才会封闭道路,国道、高架道路如五杨,有些大桥上如竹林大桥,后龙的后龙溪桥,西湖段,和美段等等高架道路上,往往都是6至7级风,国道警察也是一样在执勤,难道国道警察不危险吗?

叶毓兰也投书声援国道警察,「国道警察虽然隶属中央,却是最弱势的一群」。她提到,刑事警察有5000元危险津贴、鉴识有22000元专业津贴,国道警察却是超勤津贴12000元,甚至还低于县市的17000元,更没有六都的都会加给。

叶毓兰认为,行政院僵化地要求取缔交通违规现场拦检举发件数,除超速违规外,不低于总举发件数50%,试想在高速公路车速动则破百,加上车身重量,可称移动杀人凶器,执勤员警每天几乎在鬼门关前打转。「如果拘泥于《公务人员抚卹法》的文字,陈启瑞要被判定因公殉职的可能性不高,如果没有因公殉职,陈启瑞的独子,在年改后的新制中确定没有教育补助费。」国道警察陈启瑞日前执行戒护爆胎车辆戒护勤务时,不幸遭后方板车追撞死亡,日前警政署...

国道警察陈启瑞日前执行戒护爆胎车辆戒护勤务时,不幸遭后方板车追撞死亡,日前警政署长陈国恩到灵堂参加告别式时,提及陈启瑞属于「因公死亡」。记者张雅婷/摄影

潮新社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均为原创丨需要本站源码请到官网w ww.chaoxinshe.com下载,转载请注明 本文固定链接
喜欢 ()or分享